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时光流逝中的永恒 写在纪念郑槐宝先生一周年忌日里

  • 实心菜
楼主回复
  • 阅读:7979
  • 回复:1
  • 发表于:2016/4/22 9:31:4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平遥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时光流逝中的永恒

写在纪念郑槐宝先生一周年忌日里



廉老师您好:平遥是我爸一生中最伟大的日子,他念念不忘他在那里曾经度过的那一段时日!那里记载了他人生的辉煌,记载了他衷爱艺术和对艺术,而您们建立起来的友谊之情是会常存的!我相信我父亲的人格,他在另一个贡献的伟大。他的成功离不开您以及他所有在平遥朋友们的帮忙!虽然人生有限世界里也忘不了您们的至诚友情。我父亲是个重情义的人,尤其您们那一代人的感情又是那么纯真。谢谢廉老师!我会在我父亲的坟头上替您上柱香,我会告诉父亲您们对他的怀念。他在那边一定会感到幸福的,因为他有您们这样一些忘不了他的朋友!

这是郑公槐宝孝子小宇的短信回复,我也想把在老郑一周年忌日里我给小宇发去的悼念短信附在文中。短信发了两封,短信的内容是这样发的:第一封小郑:几番噩梦,几番思念,时间的老人又急匆匆地向九月初一这一天奔来。我总觉得这一天是个灰色的日子,因为去年的这一天你们失去了一位好父亲,而我却失去了一个知己之交的好朋友。在你父亲的周年忌日里,发信送去我对他的悼念和哀思!并祝你们当子女的要孝敬你们的老母亲,这是你们对你父亲



最大的循德守孝,唯有为此是你父亲最大的安息之幸事。

第一封短信发去后,小郑连发两份回信。那两封短信内容就不详尽附录了,盛情之下我又发去了第二封短信。第二封短信我是这样回复的:小郑:正如你所说,我们与你父亲之交是知己之交知心之交。就连你婶子都忘不了与你父母相交的那段时日,她也是常常念叨他们的。我们毕竟为了一个共同的志向协力付诸实施过,他为了创作具有伟大意义的大作,《盛世平遥》和《廉颇故里》长卷。而我为了推动名村的确立和本村的兴旺发达,我们愉快地合作过。这里洒下了你爸艰辛付出的心血,平遥人不会忘记他,廉庄人更不会忘记他。廉宗祠的碑石上,已经深深镌刻进了他的名字。他将与世遗名城平遥古城、悠久历史的晋商名县平遥县、历史名将廉颇故里廉庄的名字永存!话不多叙了,请代我向你爸的坟头多上一炷香,以寄托我们的哀思!第二封短信发去后,他随即发来了文中开首的那封短信。

我确实十分怀念这位知己之交郑槐宝老友,他在世时隔三差五时常给我来电话。而在他故去的时候,信息我们却迟迟才以得到。我们得到噩耗信息的时候,他已经葬后十多天了。无奈之下我还有别的平遥朋友,还是发去了悼念短信。我在那封悼念的短信里这样写到:郑公孝子小宇:青山无泪亦有情,草木哀苦悼老郑,画尽陶尧十四乡,廉颇故里留神韵。闻噩耗老郑仙逝,不胜悲哀。哀哉!痛哉!画界失良师,朋侣失良友,我辈更失忘年知己之交。悲乎哀哉,失声泪盈,吹起黄土尘埃,拍击澎湃海涛,倾诉不完故日交谊,荡涤不尽绝别哀情!在此以至痛之情送去哀悼!并慰你老母我们的老嫂子节哀保重身体,也慰全家节哀顺便!老郑好人啊!这是平遥所有良朋对他的评价。望老郑的贤良品德传扬不朽,激励后辈百世其昌!

说起了这几封悼念短信,不能不使我情愫缕缕勾起对老郑在平遥我们相处往事的追忆。我们相认是在2009年的四月间,那是在县文联主席赵永平先生的办公室里。我见他时他正在向赵永平主席谈他的想法,他拿着一卷已经写生过的手稿。不经意中我听到了他要绘画平遥的所有文物景点,他已经写生了不少地方。在写生过的地方里,其中有最边远的孟山。我也听到了他讲述写生三尖寺的一些经过与感受,舍身崖这样的地方连我这个平遥人都没有听说过。而他已经将那里的全景写生构图了,并且创作出了“超山松涛”的十米巨幅。

“超山松涛”这幅作品是我们相交之后的不久就看到了的作品,那幅巨幅展开之后整整占了三间房子院子的大部空间。我不是内行,对那幅画作不出艺术性的评价。但是奇峰突兀沟壑纵横之中的松涛,莸莸葱葱的景象着实令人神往。后来在我与他相识时知道他已经进入平遥快两个年头了,在那个时候我们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为什么会对他有这样触情的感觉呢?此感觉来源于两点,一个是他对艺术追求的韧劲,另一个是他十分善良的人格。这两点从何说起呢?那还得从我们两初次见面说起。

在赵主席办公室里的相见,我已经对他产生了一定的兴趣。一个是他与赵主席的交谈详情;另一个是赵主席对我们之间情况的互相介绍;三一个是他面部的特殊性,淤青满脸;更使我对他感兴趣的是,他要创作平遥文物重点巨幅画卷。借助各方面的力量把我村的名村形象推出去,这是我梦寝以求的事情。有这样一位画家要画平遥的文物重要景点,这样的机会我哪肯轻易放过去。

在他离开赵主席办公室的时候,我有意与他结伴同行离开。我们都是推着自行车步行着走,这样就为我们的交谈创造了良好的机会。我特意向老郑介绍了廉颇文化研究的发展情况,也介绍了廉颇故里在文化界的影响。他听了我的介绍后,对廉颇故里这件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邀请他去我们那里搞创作,并答应由我接待他。

正当我们谈得投机入情之际,一个骑摩托的年轻人在他跟前停下来。这个年轻人盯着老郑的面容问询到,郑老师身体究竟咋样?老郑谦和地回答道没事没事请放心吧!这个年轻人带着几分愧疚对老郑说:郑老师实在对不起。老郑爽快地说没啥没啥别介意。这个年轻人对老郑投来十分尊敬的眼神,又说郑老师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可要给俺打电话啊!这个年轻人走后,老郑才向我谈起了与这个年轻人相识的经过,我才对他脸上的淤青知道了真正的原因。

那一天老郑从南神庙写生回来,在顺城路上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闯倒摔了有好几米远。这时路旁的人们惊呼,不好了那个老头摔得不轻!骑摩托的年轻人还算有道德,赶忙停下摩托车上前招料老郑。结果还好,老郑缓了好大一阵伸胳膊展腿觉得没啥问题。他看看那位年轻人着急的神色安慰道:年轻人别着急,我觉得没有多大问题。那位年轻人要带老郑去医院检查,老郑试胳膊试腿总觉得没问题。便对年轻人说:年轻人你走吧,咱们没事就好!这个年轻人听到老郑这样的口气好感动,他说老大爷我真的碰上好人了。几番歉意表达、几番感谢话语诉说,临走这个年轻人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与手机号码才走了。

那时老郑在邮政宾馆住着,他推着自行车一拐一趺地回到了邮政宾馆。回到邮政宾馆经理宋爱萍知道此事后,好一番责备老郑。宋经理说:老郑真服你了别人没茬还想讹人,你倒好被别人撞了连个到医院检查都不。老郑说了多少的自己没事情的自谦话语,宋经理还是不放心。宋经理开上自己的车,带着老郑到医院做了检查这才放下心来。检查费用宋经理给老郑代付了,老郑说平遥的人真好。在这个问题上,老郑的人格确实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影响。我觉得老郑这人人格真好,我们能够相交处。那次相遇我们互留了手机号码,还有互相之间的居住地方。

老郑真的是个守信不食言的人,没过几天他给我打来电话要到我们村里来写生。我像迎接贵宾似地等待着他的到来,急切地希望他能在平遥的画卷里面将我村落下重重的一笔。那天我左等右等等不来他,等他到来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坠红霞散尽了。这样的等待我真有一点烦躁的感觉,口里不说心里说……。无论心情再不好也得懂礼貌,有理还不打上门客哩!热情还是自然的,这是不能少的礼貌。

在一边喝茶吃饭相聊的当儿,老郑讲述了他一天写生过的地方。他早晨七点已经乘坐公交出门了,他的第一站就是普洞。他说普洞那里有许多有趣的故事,什么春秋五霸晋文公建祠庙啦,秦琼镇守普洞关啦,尉迟恭石上拴烈马啦,秦琼修筑点将台等等,这些传说太有趣啦!可能我们这些本地人都不知道普洞会有这么多典故逸闻,而他这位远来的客人却对此谈的津津乐道。

他在普洞作了一番写生后,又去了开发发展生态庄园的横坡村。在横坡村他是新村旧村一起画,在他写生的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绿树成荫的新旧结合的新村全貌。横坡写生完后,他又去了陈西的七佛寺。把一个唐隋时代的古佛寺,融入了佛殿沟寺院的建筑群中。

他的这一天的写生活动,不能不使我对他佩服至极肃然起敬。一个接近古稀之年的人步行着寻景写生几个村几十里路,一天的工作量尽是如此的繁重。我想他在用自己蹒跚朴实的步伐,丈量着对艺术追求的深度和广度;他在用坚强的毅力与心血,为艺术做着自燃泪尽烁华光的贡献。这仅仅是老郑在平遥写生活动一天的记录,像这样的写生活动有多少天只有他自己清楚。我们所知道的是2009年的平遥世际摄影展时,老郑展出了气势宏大的盛世平遥画卷六十六米之多。我觉得所幸运的是廉颇故里画面,在全县十四个乡镇的这幅长卷中也占了八米之多。

我与老郑真正结为忘年知己之交的途径,主要在廉颇故里长卷的创作过程中。世际摄影展之后,老郑的画作又在柴油机的一个大展厅里展出了一星期。他的画作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虫有鸟,梅兰竹菊,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鹏翔鸟飞,龙吟虎啸,形影翩翩如生,声韵俱存。

我很感动的是老郑将创作并没有完善的“盛世平遥”先搁置起来,急着着手创作开了廉颇故里画卷。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盛世平遥”的画卷他写生完的素材成画卷基本可达一百多米,可是他还是先将将要成功的作品搁置起来了。从这一点上看,可见他对创作“廉颇故里”画卷的看重。

拆展后已经到10月2号了,随即一辆平板车载着老郑的所有作画工具就进了廉庄住进了我家。随同他一起住进我家的还有他血栓留下后遗症的偏瘫老夫人,随即我的老伴也就担当起了料理他老两口儿生活的担子。相处的过程中我们称呼老郑是郑老师,称呼他的夫人自然是老嫂子了。我的老伴儿也够热心肠的了,怕他们两口子料理不了土炕火灶中煤气,她半夜三更还得起床打料他们。这样的写生创作一住,在我家就住了三个多月,直到快过年他们才在儿女们的电话催促下回去过年了。后来我三次去临汾侯马看望他们,老郑的夫人一见到我便热情地说:廉老师啊!我可想你们两口子哩!我能觉得出来,这位老嫂子是出于真正内心的情感说出这样动情话的。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要按说三个多月,对于人生来说是那么的短暂。然而这三个多月对于我与老郑他来说,那是深交、深处、深知、友谊深结的三个月。这三个月的相处相交,胜过路遥,胜过日久。想起来我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三月交往能结终身情之谊。我老伴陪伴他老伴度日月,老郑他在我的陪同下搞创作。这三个月,光外出实地写生就占去了整个时间的三成之二;这三个月三成之二的时间里,我们大都在隆冬的旷野严寒中度过;这三个月,又是老郑不知疲倦搞创作的三个月;这三个月还是我对艺术家取得非凡成果认识上面的新飞跃,人非勤奋无以获得大成。

在老郑身上我悟出了一个道理,天资只是人生成功的一个基础,勤奋才是达到成功峰巅的必经。从老郑身上我看到了成功者的缩影,这个缩影近乎于拼命式的勤奋。除了勤奋之外,还有人格的因素潜藏在其中。老郑他那朴实处人,也近乎于愚拙。我做这样的结论绝无虚幻之言,那是我目睹老郑三个月日日夜夜勤奋敦厚的印证。

青龙码头、文公祠、千丘岭在我的介绍下,老郑把这些地方列为了创作廉颇故里画卷的重要内容。在写生这三个地方时,可见老郑创作勤奋的一斑。在朴实处人方面,老郑总不愿对人们有所亏欠。凡是对他有所帮助的人们,他总会以画做回馈。就是他所说的以画会友,他在平遥留下的画作几乎惠及所有平遥相处过的朋友。老郑为人处世做事的人品,潜移默化于我心中。使我得出这样的启发哲理:“潜心做事、习以为常、小善可积大德;敦厚处人、不计得失、形拙亦属贤哲。”

陶渊明在杂诗“人生无根蒂”里面有这么两句“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是的廉颇故里这块土地上,不会再有老郑勤奋朴实的身影了。但是老郑那种酷爱艺术,创作廉颇故里巨幅画卷的追求艺术更高境界的精神,在时空的流逝中留下了人们记忆的永恒。在这忆老郑寻情觅旧之时,我不能不想起老郑那坚忍不拔探奥搜髓追求艺术真谛的意志;不能不想起他在青龙码头、文公祠庙、莲花庵、普洞关、千丘岭、落凤岭、以及他在廉颇故里所有写生与作画时度过的那些时日。

我与老郑去文公祠庙写生的那日是在早晨八点启程的,这在入冬后的阴历十月半的时日里那样的启程时间就够早班的了。东方的红日刚刚爬出山涧,那轮红日犹如罩了一层红纱比清月暖不了多少。从嘴里冒出的、鼻孔里喷出的热气,在老郑长长的胡须上结成了一层白霜。在这层白霜的衬托下他那赛似张大千的鼻子,高高隆起冻得又是那么红红的。无论他站着的绘画或者是坐下来绘画,手都是那么的灵巧疾速、神情是那么的庄重。我却就不同了,即使灵感来了写字的右手还是那么的不听使唤。不是一样的冷冻吗?是一样的冷冻。我们两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关注力不同,他是那么的聚精会神忘情忘我。而我却……。

一路走来,十里佛殿沟写生本已经……。到了离文公祠庙的还有五里路的石庵村莲花庵旧址时,太阳的辐射线已经指向了西南方向。不由得打开手机时钟一看已经过午两点半,这时我们才觉得饥肠咕噜了。我们啃起了冻苹果,吃起了凉干粮。这些干巴巴冷飕飕的东西,只能用胃液与胃热去做内部处理了。简单粗糙的充饥之后,山继续爬,画继续做,我对老郑描述的景致继续搜肠刮肚地思索作诗编词。

在他的眼中尽是景致,在他的素描本上妙笔生花。在他的启发下我的诗情大发,一首首诗词与情与景融为一体迸放出来。我们从文公祠庙上往下走已经是日落西山霞飞尽,满天星斗竞相争出了。那么奇险的山,那么陡峭的坡,那么荒芜的路,就是我这不到花甲的老头子也只能摸索着走。对于快要进入古稀之念的老郑来说,好多路是屁股当腿用的。尽管我打出了求援电话,我们还得走二十里地的山路。我的侄儿从新堡上接上我们,坐汽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本来折腾这么一天下来,年轻人也会呼呼睡到日上三竿。但是鸡鸣的五更之时老郑的房间又亮起了灯光,一日的劳作又从此时开始了。他这样的劳作绝非偶然,在我家居住创作廉颇故里画卷的三个多月里几乎都是这样。早晨三点起床开始一日的劳作,晚上九点入睡已经成了他的生活习惯。

文公祠庙写生完以后,实地写生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千丘岭了。可是那年一年一度的第一场大雪好恶的下,手掌那么大的鹅毛团子整整下了一天一夜,直下得房院村庄旷野都成了玉砌的世界。院子里扫了一次又一次,路面上一脚踏下去足可以埋没到膝盖上。可是不到一个星期,我与老郑又出现在了平遥的最南最高处的千丘岭上。我们踏着白皑皑的积雪,冒着融雪中的寒风淡光,蠕动于群山峻岭之间。他用他那锐敏的艺术观察力寻觅景致的触点,我用激发出来的灵感为画点修辞。那次我对“高处不胜寒”这句话,从真实的意义上有了更深的理解:“庭院不见风,高处寒风劲。”

我与老郑同力协作的三个月,绝非仅仅是文公祠千丘岭之辛劳。在廉颇故里这百十平方公里的周边境内,有多少老郑的足迹那是无法计算的。其所流淌过的汗水,花费过的心血,只能用赤诚两个字做衡量定义。

     时过两年后的平遥第十届世际摄影展,四十余米长的《廉颇故里》巨幅画卷以宏大的气势参展了。在巨幅画卷参展时,县文联主席赵永平先生为这幅画这样作序:“中华大地,钟灵毓秀;黄土高原,气象万千;唐陶故土,遗珠频闪。古城之南隅,有战国名将、德圣廉颇故里,风光旖旎,换步移景,或道或佛,或山或水,或草或木,美不胜收。画师郑公槐宝,潜心廉颇故土,考察采风数



年终成巨型画卷,廉公树炳撰诗书文,更有名家段公滋明题款,增色斐然。”

郑槐宝先生数年艰辛创作《廉颇故里》巨型画卷的多处展出,使廉颇故里的旖旎形象,以艺术的形式推向了更广更远的地方。以至于老郑后来又带着这幅画卷,参展于首都北京一些画展会馆。可以这样说:高平市的连春锦先生是廉颇文化研究和廉颇故里定位的奠基人,翼城郑槐宝先生对于廉颇故里形象用艺术形式的推出是建立了莫大功劳的大功臣。

青山无泪亦有情,草木哀苦悼老郑,画尽陶尧十四乡,廉颇故里留神韵。闻噩耗老郑仙逝,不胜悲哀。哀哉!痛哉!画界失良师,朋侣失良友,我辈更失忘年知己之交。悲乎哀哉,失声泪盈,吹起黄土尘埃,拍击澎湃海涛,倾诉不完故日交谊,荡涤不尽绝别哀情!在老郑仙逝一周年之际,我还是将这段悼词附在文后以示对他的无尽思念和沉痛的哀悼吧! 

廉树炳,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